The tweaks that I had installed in my Iphone 4 (IOS 4.3.3)

1.activator
2.adblocker
3.appsync for 4.0+
5.barrel
6.cydelete
7.deep end
8.fake carrier
9.gpower pro
10.ifile
11.infinidock
12.infinifolders
13.installous 4
14.graviboard
15.multiflow
16.sbsettings
17.stayopened
18.switchermod
19.winterboard
20.5-row keyboard IOS4
21.aptbackup
22.dreamboard
23.extended preferences
24.iblacklist
25.iwipe cache
26.memtool
27.openssh
28.phonecloser
30. 3G unrestrictor

The tweak that I had installed in my Ipad 2

1.activator
2.adblocker
3.appsync for 4.0+
5.barrel
6.cydelete
7.deep end
8.fake carrier
9.gpower pro
10.ifile
11.infinidock
12.infinifolders
13.installous 4
14.keyboard fixer ios 4.3+
15.multiflow
16.sbsettings
17.stayopened
18.switchermod
19.winterboard
20.5-row keyboard for ipad

The sources that I had installed in my Ipad 2 and Iphone 4 (both IOS 4.3.3)

“窃听门”损伤默多克传媒帝国话语权

张国庆:“窃听门”损伤默多克传媒帝国话语权

  张国庆(微博)

  窃听丑闻在英国,在美国,在全世界媒体圈中继续发酵着,默多克新闻帝国的公信力则受到了严重撞击。这一堪称英国版“水门事件”的丑闻,不仅断送了《世界新闻报》,而且对默多克传媒帝国的声誉及话语权构成了致命一击。

  丑闻也因牵连到政界而格外引人注目。英国首相卡梅伦最先受到冲击,因其以前的得力助手库尔森曾任《世界新闻报》主编,并涉嫌窃听,这使得卡梅伦非常尴尬,而他能做的,就是尽快撇清此事。更让默多克郁闷的,是美国国会和英国议会都相继表示要介入此事,这使局面变得空前复杂了,尤其是美国国会的活动能力和话语权优势是默多克无法小视的。

  这一丑闻也将英国一些小报的丑陋行径曝光于世人面前。英国《卫报》表示,前首相布朗也被小报“盯上”了10年有余,指称默多克旗下的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以欺诈手段,入侵其银行账户资料及法律文件,并入侵布朗审计师的电脑,取得其财政数据。真是树倒猢狲散。在这一系列曝光和公众唾弃的背后,是默多克麾下的媒体对公信力的极大忽视和流失。

  不择手段地追逐乃至制造新闻,是《世界新闻报》们令人不齿之处。这一点,《纽约时报》的长盛不衰是其很好的榜样。为了追求真实性,《纽约时报》走的是稳健的路子,有的时候,它甚至可以比别人慢半拍或报道得简洁一些,也不要胡乱发言。在这里,少说话,有时就是在维护话语权。而冷静和理性,一直都是时报人的座右铭。

  事实上,正如著名记者、前《时代周刊》编辑提夫特所言,一份报纸最重要的卖点就在其“报誉”,如果没有“报誉”,报社还不如干脆关门。归根结底,报纸是靠信任生存的。没有了信任,新闻业将无法存在。

  默多克麾下媒体缺乏自律,是其丧失话语权的关键所在。在美国乃至英国的一些主流媒体,自律是随处可见的。在比较著名而“长寿”的媒体,广告部和编辑部是不可以在同层办公的,比如编辑部在2楼,广告部在4楼,有时在电梯时碰到,双方都很少说话,以避免嫌疑。这其实是媒体进入广告时代后,所采取的一种“防火墙”设置。

  为了避免广告所带来的商业化气息会麻醉媒介的神经、污染新闻自由的空气,美国主流媒体不仅严禁记者涉足广告事务,而且刻意在新闻与经营部门之间筑起内墙,这种从20世纪初筑起的内墙迄今为止仍然屹立着。遗憾的是,介入美国媒体圈很久的默多克,似乎依然没有意识到这堵内墙的重要性。

  经营理念,也是话语权强弱的分野所在。在总结默多克的myspace黯然倒下的原因时,广告至上而不是受众至上,被视为很大的问题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“受众至上”理念,则是《纽约时报》长期坚持提供丰富内容的精神支持。时报公司对自身的基本定位是“内容提供者”,是要通过各种渠道向充满期待的受众提供高质量的新闻。这一点,在《世界新闻报》更是荡然无存,因为他们时常伤害的,正是受众的利益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《世界新闻报》的无可奈何花落去,就是源于犯了众怒。

  不过,从积极的角度看,这一系列事件也为全球媒体提供了极好的反面教材,有望推进媒体的自律,正所谓,公信力所在,话语权所养,《世界新闻报》已经是很好的前车之鉴了。今后,有哪家媒体再敢如此妄为,就要想想可能的下场。默多克够牛了,不也还是要忍痛割肉吗?而且割肉活动似乎也才刚刚开始。

  让默多克都有些意外的是,最近暴露的事件使政府、国会、警方、新闻界乃至司法界都行动了起来。在默多克集团继续推进截肢式的危机管理时,英国政府已经考虑要对媒体监管体制做进一步的完善,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隐私权,也在一定程度上让媒体意识到捍卫公信力的重要性。对此,英国媒体欣喜地说,“这意味着,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代人只能遇到一次的难得机遇,有望在政界、媒体和公众之间建立新型关系。”

http://news.sina.com.cn/pl/2011-07-15/134522820227.shtml

自:新浪

马来西亚媒体史上3宗重要事件

  • 政党入住媒体

1. 日期:1961年7月21日至10月21日(93天)

地点:吉隆坡 陈秀莲路

人物:巫统 Ibrahim Fikri

《马来西亚前锋报》总编辑Said Zahari

事件:《马来西亚前锋报》职工会罢工潮,抗议巫统入主前锋报,Said Zahair领队抗议,最终无法抵抗巫统收购的浪潮,Said Zahari被流放到新加坡,掌管新加坡马来前锋报。

影响:掀开政党控制媒体的新篇章。前锋报从此被认为是巫统喉舌。

参考:Said Zahari著《人间正道》、Meniti Lautan Bergelora

  • 法令箝制媒体

2. 日期:1987年10月27日

地点:吉隆坡

人物:第四任首相敦马哈迪

事件:1987年国内政治局势因政府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华小高职,引起华社不满,巫统内部爆发2M事件(Mahathir / Musa Hitam)事件也引起党内分裂,华基朝野政党、华团、华教人士对华小高职事件在天后宫举行大型抗议活动,另一边向巫青团长纳吉当年10月17日在巫青团大集会上发表“用华人的血祭马来剑”,10月秋杰路也发生军人开枪打死一名路人,引爆矛盾点。

10月27日,马哈迪政府开始援引内安法令大逮捕行动,到11月14日为止,在“茅草行动”中共有106人(补充统计是119人)遭逮捕和华文《星州日报》、英文《星报》(The Star)、马来文《祖国报》(Watan)共3份报章被令停刊。先后被逮捕者包括各阶层人士、各股力量的代表,他们来自执政党的巫统A队和B队,民政党和马华公会;反对党的民主行动党、泛马伊斯兰党(回教党)、人民党;民间团体有职工会、消费人协会、环境保护、妇女、宗教、教育、人权组织以及华社领导人。

这是《内安法》实施以来当局所采取的最为广泛的一次逮捕行动,舆论形容,这是马哈迪确立其“强人政治”的标志。

影响:马哈迪政府修改印刷机及出版法令,规定印刷媒体每年需更新出版准证。1988年4月8日《星洲日报》在转手给长青集团张晓卿。星洲报份逐渐超越南洋。1988年3月星报和祖国报复刊。

参考:辜瑞荣著《ISA 40年纪念》

  • 政商挂钩:财团控制媒体

3. 日期:2001年5月28日

地点:吉隆坡

人物:马华投资臂膀 – 华仁控股

星洲日报社长

事件:2001年5月28日, 华仁(HUAREN)管理私人有限公司──华仁控股,从丰隆集团手中收购南洋报业控股,献议以72.35%股权收购南洋商报,交易成交价为现金2亿3千12万4千961零吉,或每股5.50零吉。华仁成功控制马来西亚两大中文报──《南洋商报》、中国报,标志着在马来西亚原本相对独立的中文报章, 开始被执政政党介入。星洲日报、光明日报另两大报的拥有人更从华仁控股手中购得部分股权,之后的高层调动更显示星洲报业集团开始干预南洋、中国两报的业务,马来西亚四大家中文报从此被单一商业集团垄断。

2006年10月17日,星洲媒体执行主席丹斯里张晓卿买下南洋报业20.02股权,直接或间接控制44.76股权,崛起成为南洋报业最大股东。事后遭到部分人反对,认为马来西亚华文报业遭到张晓卿垄断(旗下大马报业包括《星洲日报》,《南洋商报》,《光明日报》与《中国报》)。

影响:马来西亚4家主要中文报从两家集团成为单一集团(世界华人媒体集团)。《南洋商报》报份滑落并不断改版,2006年10月6日以全新面貌示人,并把书法家书写的报头改为电脑打字,在2010年11月改走经济资讯日报路线。

参考:《报殇》南洋报业沦陷评论集

« Older entries